十张震撼人心的获奖照片

广告

当1967年比夫拉战争导致了大规模饥荒和大量无辜平民死亡之后,非洲的饥荒第一次被报道。面对这样的情景,我们被震惊了:干瘪的乳房犹如枯萎的梨,含在一个骷髅般孩子的嘴中,那里面其实早已没有奶水。为了安慰孩子的饥饿,母亲不得不忍受被吮吸的痛苦。饥饿是来自身体的摧残,但这些照片中的悲惨情景却直逼人心,拷问着读者的灵魂。(母亲哺乳?–斯蒂夫·本特 [英] 唐·马库林[美] 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 1968-1984年)

—————————————————

安格里拉的儿子达尔尼·文森特1995年出生后便被认为活不了多久,医生对他全面检查后,发觉他仅有一个脑半球,而常人是两个,且出生后的第六天开始,坏了的半球已开始侵染其他部位与组织,他患有严重的大脑行为控制畸形症。图为安格里拉为小达尔尼洗澡的照片。(母亲不相信眼泪 乔·格雷德勒 [美] 佛罗里达 1997年)
———————————————————-

一家印度农民在极度饥饿困境中苟延残喘,他们已经没有了站起来的力量和信心,只是静静地坐着。躺着或半躺着,醒着,睡着或半睡者;他们已经没有力气挪动一下,哪怕是眨一下眼皮,伸一下手指,动一下嘴角都显得力不从心;他们的眼神里投射着鬼魂般阴冷恐怖的光芒,几乎是“回光反照”了;他们已经仅仅剩下一张皮和一副骨架,死神,已悄悄地向他们走来了。(威勒伯·沃利斯·胡帕(英)印度 1876年)
———————————————————-

由于过度饥饿,这个孩子的精神已经处于迷幻状态。他虚弱得无法进食,救援医生只好通过插在鼻孔的输液管为他强行输液,想以此来挽救他幼小的生命。(塞巴斯蒂奥·萨尔加多(巴西)埃塞俄比亚 1985年)

———————————————-

西门子注射吗啡昏迷十天后,终于在圣巴纳巴斯烧伤中心苏醒过来。被严重烧伤的他表情麻木,已经看不清楚面前的摄影师了。光线的运用把西门子眼角残留的泪水拍了下来,成为他当时心情的真实写照。2000年1月19日凌晨4:30,美国新泽西州南奥兰治的塞顿霍尔大学突然响起了火灾警报,宿舍大火夺去了三个人的生命,另外有58人受伤。(火灾之后 马特·瑞尼 [美] 新泽西州 2000年 获2001年普利策新闻摄影奖)
————————————————————–

1975年的一天,波士顿马尔伯勒大街一公寓着火。一名消防队员正从屋子里下到安全出口准备营救困在那儿的一名年轻妇女和一名儿童时,平台突然垮塌,消防队员抓住云梯悬在空中,另外两人则掉了下去。这名妇女当场摔死,而她的孩子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当人们抬着母亲黛安娜的尸体出小院时,那位冒险营救她的消防队员奥尼尔一再惋惜地说:“只差两秒钟,只差两秒钟!”(“只差两秒钟” 斯坦利·福尔曼 [美] 波士顿 1975 获1976年普利策新闻摄影奖)
———————————————————–

这是印尼骚乱中雅加达汽车爆炸案的一幕,整个汽车已经被炸得粉碎。一个被炸伤半边脸庞的无辜孩子,一边痛哭一边却不忘安慰自己的父亲。他们是爆炸案的幸存者,将创和爱组合到同一张脸上,展现出人性中最本真的感情。(《爆炸之后》,摄影:曾顺肃,[韩]印度尼西亚1999年,获2000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的“最新消息”类单幅一等奖)
———————————————————

这是一幅令人震颤的画面:全身扭曲畸形的女儿绝望的脸以及母亲慈爱的神情在这里剧烈冲突着,爱与恨的交织表达了对人类现状的控诉。(水银污染下的残疾 尤金·史密斯 [美] 日本水俣 1971年 获1972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大奖)
—————————————————————–

苏丹南部已经被战争和饥荒折磨得惨不忍睹,国际人道救援机构在苏丹境内建立了“苏丹生命线组织”,但还是无法面对这么庞大的饥民群。一个虚弱的站不起来的饥民,爬进一个紧急避难所,他完全是一副活着的骨头架。(詹姆斯·纳什塔维(美)苏丹 1993年)
——————————————————————–

照片上的尸骨已经很可怕了,而那只被野狗吃剩下的手使得场面更加恐怖。画面的构图几乎是象征主义式的,而消失在尘土中的面孔和肉体,是向人类讲述着暴力的故事。(拉瑞·普里斯 (美)安哥拉 1984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百度XML GoogleXML SiteMap

游侠海外岛 is Stephen Fry proof thanks to caching by WP Super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