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慈母背瘫儿走过40年


广告:

前几天,在《广州日报》上面看到了一篇文章《慈母背瘫儿走过40年》觉得很感人,于是今天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篇文章,终于在21CN找到了,于是转载过来,在看完之后,我只想说一句:她才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母亲。

原文:http://free.21cn.com/forum/bbsMessageList.act?currentPage=1&bbsThreadId=2185952

    昨日,家住梅县石扇镇巴庄村三栋自然村的刘寿庆家大儿子刘育迎来39岁生日。一大早,母亲丘芹英给刘育穿了一件新衣服,并精心为刘育擦净了脸,从锅里拿出1个熟鸡蛋,剥开一口一口喂刘育吃下。从一出生便因患怪病落下瘫痪残疾的刘育虽然不会说话,眼里却噙满对母亲感激的泪水。快40年了,不幸的刘育虽然没有迈出过大山一步,但他和两个患同一种病、同样瘫痪残疾的兄弟却天天感受着刻骨铭心的母爱。40年来,刘育和2个弟弟在母亲的怀抱里一天天长大、变老,看着母亲一天天变白的黑发和佝偻的腰身,抚摸着母亲脸上一年比一年增多的皱纹,他们既心痛而又常常为自己无能为力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而愧疚不安。

    三栋自然村地处大山深处,山清水秀,是被人们称赞为山好水好的地方。然而,居住在村口的刘寿庆一家却非常不幸,一家5口人,丈夫刘寿庆长年体弱多病,3个儿子一出生便因患怪病落下终生瘫痪的残疾。40年来,母亲丘芹英将3个瘫痪儿子抱大成人,至今仍抱着他们艰难度日共走人生路。丘芹英用无私的母爱和客家妇女的善良与坚强,苦苦支撑着这个苦难的家庭走过了风风雨雨40年……

      客家妹子肩扛一个家

    今年62岁的丘芹英看上去比73岁的丈夫刘寿庆还要苍老,长年艰辛劳作、营养不良使她显得非常羸弱。40年来,天气晴好的日子里,她第一件事便是将3个孩子一个一个抱到离家20多米的老屋大门屋檐下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吃饭时再抱回屋里来。孩子小时还好办,如今大儿子刘育39岁、二儿子刘让37岁、三儿子刘助35岁,长得比丘芹英还要高大。

    昨日在刘家看到,今年62岁的丘芹英抱着儿子走路已非常吃力,20米的路,她一步一挪几乎走了近3分钟。正常情况下,她每天抱着儿子要走4趟。孩子们因手脚弯曲全身瘫痪不会行走,更糟糕的是,大儿子和二儿子连话都不会说,3个儿子的日常吃、喝、拉、撒和田间地头劳作及家务全靠她一肩挑起,村民称赞她是“一个人挑起了5条命”。

    3个孩子同患一种怪病

    丘芹英告诉,丈夫刘寿庆18岁时大病一场后,便落下全身无力的病根,只能干一些轻微的家务活。她22岁从平远常田嫁到刘家后,全家的重活脏活均由她一人承担。

    大儿子刘育出生后,过了一年后发现他仍不会行走,全身瘫软,虽然带他到梅城等地看了许多医生,一直查不出病因,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便见手脚开始外翻,五指无法张开,甚至话都不会说。以后老二、老三出生后,长到一周岁时也落下了与哥哥一样的怪病。原本贫困的家里一下子增添了3个残疾儿子,伤心的丘芹英和丈夫再也不敢要孩子了。

    选择留下照顾孩子、丈夫

    丘芹英说,3个孩子出生后,她还年轻,只有28岁,而每天面对的却是3个瘫痪在床上的病儿和病恹恹的丈夫,照顾完小的又要照顾丈夫;再下地干活,每天忙得连轴转……

    看着丘芹英日渐消瘦的身体,娘家人和邻居都劝她,这样的苦日子何时是个头啊?趁年轻离婚改嫁一走了之算了,并且还有人不断为她改嫁介绍对象。看着别人的孩子蹦蹦跳跳上学,看着别人逢年过节一家老小走村串镇走亲戚,年轻的丘芹英不是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但回家看到3个孩子无助的目光和丈夫瘦弱的身影,她的心又软了,自己真要是走了,孩子和丈夫再没人照料可怎么活下去呀!她一次又一次拒绝了别人的好意而最终选择了留下,为此,她几乎吃尽了人间的苦难。

    每天,丘芹英抱3个儿子起床、穿衣,喂他们吃饭,把他们抱出房间去大门口坐着晒太阳,抱他们大小便;干活回来,又把他们一个个抱回家中,晚上又一个个抱着给他们擦洗身体,抱回床上睡觉。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丘芹英一天天衰老,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抱不动儿子了。丘芹英告诉,过去她家一直住在老屋一间小木楼上,这么多年来,她抱孩子下木楼梯,至少有上百次滚下楼,至今全身留下了一道道伤疤;懂事的孩子见母亲摔得头破脸青,常常抱住母亲号啕大哭。

    如今,62岁的丘芹英种了1.8亩地,还种了20多株李子树。

    盼望治好病能到广州看看

    昨日在刘家老屋大门口看到,正斜躲在屋檐下的青石板上吹风的刘育3兄弟个个都很干瘦,五官、身躯、手足不同程度地萎缩变形,老大和老三的双手已严重地曲成如镰钩状。刘育连坐都要靠着墙,全身不能动弹,已基本不能说话。老二刘放虽然脚未扭曲,但也不能转动身躯,说话吐字不清。35岁的刘助症状好一些,不但头脑清醒能说话,还会自己爬行。他听说记者从广州来,他说如果能治好病,他首先要去广州看看,并扶着墙壁一次又一次想站起来却一次都没成功,令在场的人看了都为他心酸。

    众人帮扶成就坚强母爱

    村里人对丘芹英一家的不幸遭遇都非常同情,时时会帮帮她和孩子。石扇镇政府将她家列为低保户,每月补助300元。逢年过节,梅县民政、残联等部门干部和镇干部都会进山慰问她家。去年9月,巴庄村的驻村干部还筹资为她家建了一间30平方米的新房,从此解了丘芹英背着儿子爬木梯摔跤之苦。

    丘芹英说,最担心的是有朝一日自己再也抱不动3个儿子时,他们可怎么办?

    ● 对话

   :40年来3个孩子瘫痪,丈夫长年有病全靠你一人照顾,你是怎样走过来的?

    丘芹英:熬过来的。家里这样,日子过得很苦,我常常一个在背地里哭,但哭过后擦干泪水又照样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这么多年,家里一刻都离不开我,不怕别人笑话,活到62岁,我最远才去过27公里外的梅州城,那还是带孩子看病才去的。

    40年来,我们家虽然不幸,却得到过数不清的好心人帮助。1995年,梅县残联的赖召坤同志知道我家窘况后,每月补助40元,一年后又增加到100元。他还动员当地一位姓李的老板,每年给我们家送3~4次油和大米。如果没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也许熬不到今天。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离开?

    丘芹英:想过,一直到40岁才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记者:那你为什么没有离开而一直和丈夫、孩子们在一起?

    丘芹英:我舍不得丢下孩子和丈夫,孩子再怎么样都是自己的亲骨肉,怎么舍得丢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